> 娱乐大事 > 人事 >

人事动荡表象下的模式之殇,众安以何安?

2019-08-25 15:09

又一位高管离职众安在线。

据《财联社保险频道》记者独家获悉,众安总精算师腾辉已于近日离职。

在此之前,众安CEO陈劲离职的传闻与官宣同样令人意外。除此之外,众安原副总裁吴逖、前CFO周会船、原汽车事业群总裁王禹等管理层,以及其“生活消费”、“消费金融”、“健康”、“航旅”和“汽车生态”五大核心领域骨干成员均有流失。

众安伴“三马”光环而生,作为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,成立短短6年以来,其不仅突破了监管“无分支机构不得从事车险业务”的限制,在行业普遍面临转型发展压力的2017年,其持续亏损估值却高达百亿美元,并成功赴港上市,众安走出了耀眼的第一步。

但上市之后,近年持续高亏损,高增长下表现出的盈利能力无法支撑,股价跳水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人事更替频频。

有人认为行权期到导致“离职潮”,也有猜测股东二代接班,风格突变导致众安高管流失。而记者通过长期观察及资料分析认为,问题根源实则出自众安当初的路径选择及后续发展之路的矛盾上,是众安的模式之殇。

众安当下需要解决的,是第二步该如何走的问题。

陈劲时代终结 众安迎转折

7月15日,界面财联社记者报道,执掌众安5年的陈劲或将离职,陈劲却微信回复记者称“没有的事儿”。

但仅三天之后,7月18日晚间,众安发布公告称,陈劲因个人工作安排原因卸任众安总经理兼联席CEO,但继续担任众安执行董事、众安董事会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、众安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。未来,其工作重心及职责会逐步从众安的具体事务管理转向公司战略,未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学术研究与金融科技产业相结合的前沿领域,更好推动众安以及金融科技生态的发展。

众安陈劲时代的终结,实际上是该公司一个发展阶段的了结,及对新阶段发展模式的拷问。

2013年9月29日,众安获原保监会开业批复,2017年9月28日,众安港交所敲钟上市。短短四年时间,持续亏损,众安上市可谓保险业奇迹。而陈劲就是众安奇迹的主要缔造者之一,作为众安的第二任总经理,其自2014年起执掌众安,众安从基础架构到目前的模式都是其在任期间所搭建。

客观地看,众安可谓“互联网保险”的先驱,摸着石头过河的探险者。成立初年的众安并未坚定技术路线,当然更谈不上模式。在技术外包过程中发现,外包方式并不能满足公司快速发展需求,于是果断加大技术投入,技术员工占比持续增加,走科技路线逐渐成为保险业对其共同认知。

成立最初几年众安一直在摸索,以保险为媒将触角伸至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意图寻找有别于传统保险的新亮点,比如轮胎意外险、预防肠癌险、农业无人机险、百万医疗险等。其中有成功的尝试,如百万医疗成就了众安的一个三百余名员工的健康险部门,但更多或者更重要的是通过众多的试错,众安明白了不能做什么。

经过不断尝试,众安最终将业务划分为健康、消费金融、汽车、航旅、生活消费五大板块。

在金融科技概念“横行”的前些年,于金融科技和保险之间,众安果断选择了前者。众安不愿被看作保险公司,更愿将自己定位为金融科技公司,这也就必然踏上了做大估值的包装上市之路。或者因果对调,因为认定了上市之路,才对外宣称自己是金融科技公司,要撇清与保险的关系。

如果说上市是一个标志,它代表着作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众安成功了。然而,从成功上市那一刻起,作为保险公司的众安,路才刚刚开始,而成功上市也是业绩被拷问的开始。尽管一再强调自己是金融科技公司,但众安的主要业务收入仍来自保险,股价的表现也主要来自其对保险业务的经营成果。

纵观众安成立以来的业绩,亏损随规模扩大不断加深。2013年至2018年,除2014年净利润为0.27亿元,2013年、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分别亏损0.30亿元、4.53亿元,1.02亿元、15.17亿元、15.31亿元,五年间累计亏损36.33亿元。

“三马”光环、“中国金融科技第一股”光环都掩盖不了众安必须要走出一条自己路的迫切需求,陈劲带领众安走出了辉煌的第一步,陈劲时代的终结,也意味着众安需要一次转折,以找到第二步的方向,来向互联网保险交代,向股东交代。

新环境下 众安的plus版本可适应市场需求?

一切历史都是未来。

2017年9月28日,众安以59.7港元/股的发行价登录港股,市盈率高达6697倍。众安上市后股价曾一度攀升至97.8港元,市值高达约1400亿港元,被投资人看作港股最抢手标的。

在各种光环之下,估值虚高、依赖股东、经营亏损的质疑声就从未断过。在保险业内看来,多少家业绩是众安当时几十倍并持续盈利的保险公司上市路难启,以众安的业绩得此估值,他们无法理解。资本市场的评价标准则完全不同,众安代表着一种希望,一种新的可能性,或许是天价的可能性。

然而,资本市场是造梦工厂,也是最现实的地方。

随着市场对金融科技的理解日趋理性,金融科技,重在金融,科技只是一种实现手段,科技可以使金融更便民却不能改变金融的本质,传统金融也不断在科技上加码,可预见的未来科技也就更没有颠覆传统金融的可能性。加之上市初期的狂热已过,市场以更加审慎的视角看待众安到底能做什么。

高速成长期的众安业绩未稳,上市后压力尤其大,为稳股价,只有两条路:快速增长、讲故事。

2013年至2018年众安保险业务收入分别0.13亿元、7.94亿元、22.83亿元、34.08亿元、59.57亿元、112.63亿元。数据可以看出,2018年众安的业务增速要大大快于2016、2017年。

“在互联网保险经营模式下,像众安没有分支机构,一切都在线上完成线下的理赔定损,线下部分委托第三方机构去做,道德风险很大,骗保骗赔或者说夸大损失现象非常普遍。互联网财险如果没有靠自己的分支机构去控制风险,而是靠第三方机构的话,它的亏损就已经说明出了理赔部分的风险,互联网企业之后需要在这方面去加大投入。”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粟芳在接受《财联社保险频道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“众安遇到更多的是成本摊销的问题,特别全靠互联网而没有线下分支机构的问题,而保险理赔一般是要有延伸机构才能做得更好,否则欺诈、骗保骗赔等风险难以控制。”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王国军教授也认为。

人事动荡表象下的模式之殇,众安以何安?

新团队、新的合作伙伴、高增长,业务质量也就参差不齐。2018年其前五大保险产品全部承保亏损,承保亏损额超10亿元。

据众安公布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,2019年第1季度其净利润为2.83亿元,同比上季度亏损4.38亿元有所好转。但是其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为26.21亿元,同比下降15.01%。

相关文章推荐
社会
热门观点 更多>>
【时政快讯】习近平乘坐专机抵达西班牙
2019山东公务员考试时事政治模拟题每日一练(
清代宫廷画家焦秉贞:擅画人物,吸收西洋画法
一场举世瞩目的会晤,幕后还有这些独家细节和
关于党的政治建设,习近平谈到了这个故事